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从忠网易官方博客

往故者,知明日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从忠,安徽合肥人,管理实践派专家(独立学者)。现任北京大学德鲁克学院兼职教授,国家行政学院兼职教授。浙江大学EMBA中心客座教授,复旦大学EMBA中心客座教授,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客座教授,阿里巴巴商学院教授。 主要作品: 《企业中高层谈判技巧》、《3.0赢利时代》、《犹商》、《巴菲特的午餐会》、《像巴菲特一样滚雪球》作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赢在不吃独食  

2010-08-12 08:53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文/张从忠

 

    提到香港美食家蔡澜,最广为人知是他美食的评论。 蔡澜(1941年8月18日生于新加坡),广东潮州人,22岁的时候以电影入行。他操刀了邵氏鼎盛时期的众多作品,更监制了成龙系列电影。之后他忽然意识到电影再好,也是别人的事情,而自己竟然为别人的事忙碌了40年!这时的香港社会真是太忙碌了,作为香港主流人群的中产阶级早就被银行贷款所绑架(沦为房奴、卡奴、车奴),他敏锐地发现,这些大都市的人们需要轻松的文字来温暖或抚慰—下心灵。最初,他给《壹周刊》写餐厅批评。蔡澜的工作原则是:不白吃白喝,不只褒不贬,坏的就说坏,这样反而让读者喜欢他和信任他。蔡澜笔下不仅有豪华饭店,也有路边小摊,美食的质感透过他的笔端色香味俱全地散发出来,读来很是放松。后来,他的目光又锁定了华人中产阶级圈子并以他们为衣食父母。他一天至少写一篇文章,蔡澜曾调侃道:“因为香港是个讲实际的地方,搁笔一天,人家就停发你一天稿费,逼得我年过花甲,还要算计着每篇文章的字数。”香港人读书读报讲究实用,蔡澜就走遍香港每一条街道,替读者寻访各色美食。无论在哪一个饭馆,他从不吃白食,自己品,自己掏钱买单,这样是为了保持自己的独立立场。2007年8月份,蔡澜一道就干了件“疯事”——两天时间,在北京吃了将近三十家顶级馆子。回香港后,厌食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在他看来: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吃吃喝喝,要为兴趣而工作;不是象大部分香港人一样披星戴月地“讨”生活,更不是象中国内地下岗工人一样百无聊赖地“熬”生活,他以“享受人生”为正业。他的老友金庸说:“琴棋书画、酒色财气、吃喝嫖赌,文学电影,什幺都懂。”所以,蔡澜是一个“真实的人”,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玩家,

以下是蔡谰为了应付各路记者而写的一篇自我访问。

问:“你能不能准确地告诉我,今年多少岁了?”

答:“又不是瞒年龄的老女人,为什幺不能?我生于一九四一年八月十八日,属蛇,狮子座,够不够准确?”

问:“血型呢?”

答:“酒喝得多,xo型。哈哈。”

问:“最喜欢喝什幺酒?”

答:“年轻时喝威士忌,来了香港跟大家喝白兰地,当年非常流行,现在只喝点啤酒。其实我的酒量已经不大。最喜欢的酒,是和朋友一齐喝的酒,什幺酒都没问题。”

问:“红酒呢?”

答:“学问太高深,我不懂,只知道不太酸,容易下喉的就是好酒,喜欢澳洲的有气红酒,没试过的人很看轻它,但的确不错。”

问:“你整天脸红红的,是不是一起身就喝?”

答:“那是形象差的关系。我也不知道为什幺整天脸红,现在的人一遇到我就问是不是血压高?从前,这叫红光满面,已经很少人记得有这一回儿事。”

问:“什幺是喝酒的快乐,什幺是酒品,什幺是境界?”

答:“喝到飘飘然,语喃喃,就是快乐事,不追酒、不头晕、不作呕、不扰人、不喧哗、不强人喝酒、不干杯、不猜枚、不卡拉ok、不重复话题,这十不,是酒品。喝到要止即止,是境界。”

问:“你是什幺时候成为食家的?”

答:“我对这个家字有点反感,我宁愿叫自己做一个人,写作人,电影人。对于吃,不能叫吃人,勉强叫为好食不者吧。我爱尝试新东西,包括食物。我已经吃了几十年了,对于吃应该有点研究,最初和倪匡兄一起在《壹周刊》写关于吃的文章,后来他老人家嫌烦,不干了。我自己那一篇便独立起来,叫《未能食素》批评香港的餐厅。一些就几年,读者就叫我所谓的食家了。”

问:“天下美味都给你试过了?”

答:“这问题像人家问我,什幺地方你没去过一样。我每次搭飞机时都喜欢看航空公司杂志后页的地图,那幺多的城市,那幺多的小镇,我再花十辈子,也去不完。”

问:“要什幺条件,才能成为食家?”

答:“要成为一个好吃的人,先要有好奇心。什幺都试,所以我老婆常说要杀死我很容易,在在我尝试过的东西里面下度好了。要做食评陈,先别给人家请客。自己掏腰包。才能保持公正。尽量说真话,这样不容易做到。同情分还是有的,对好朋友开的食肆,多赞几句,无伤大雅,别太离谱就是。”

问:“做食家是不是自己一定要懂得煮?”

答:“你又家家声了。做一个好吃者,食评陈,自己会烧菜是一个很重要的条件。我读过很多影评人的文章,根本对电影制作一窃不通,写出来的东西就不够分量。专家的烹调过程看得多了,还学不会,怎幺有资格批评别人?”

问:“什幺是你一生中吃过的最好的菜?”

答:“和喝酒一样,好朋友一齐吃的菜,都是好菜。”

问:“对食物的要求一点也不顶尖?”

 答:“和朋友,什幺都吃。自己烧的话,可以多次一点功夫。做人千万别刻薄,煮一餐好饭,也可以消除寂寞。我年轻时才不知愁滋味地大叫寂寞,现在我不够时间去寂寞。”

 问:“做人的目的,只是吃吃喝喝?”

 答:“是。我大半生一直研究人生的意义,答案还是吃吃喝喝。”

 问:“就那幺简单?那幺基本?”

 答:“是。简单和基本最美丽,读了很多哲学家和大文豪传记,他们的人生结论也只是吃吃喝喝,我没他们那幺伟大,照抄总可以吧。”

作为香港名流,蔡澜与黄沾、倪匡、金庸同称“香港四才”,他的成功应该是:“吃出学问,吃出人脉,吃出粉丝。”

金庸说蔡澜:论风流多艺我不如蔡澜,他是一个真正潇洒的人。

黄沾说蔡澜:他是我最值得信赖的朋友。

倪匡说蔡澜:蔡澜这小子写什幺像什幺。有一次,他冒了我的名字,把自己的剧本交给某制片人,结果对方即刻交剧本费给我。如果我死了,他会第一个来凭吊我。

蔡澜最大的梦想是当个青楼老板,“像古时候那样开个青楼,有一群有知识的女子围绕身边。”身为男人,生活方式里不可缺少的一环是与女人打交道,在这方面,蔡澜也很有自己的特色,金庸评他“女友不少,但皆接之以礼,不逾友道”,又评“他说黄色笑话更是绝顶卓越,听来只觉其十分可笑而毫不猥亵,那也是很高明的艺术了”。他甚至还举双手赞成婚外情,但同时又拥有稳定的婚姻,对此他说:“妈妈催婚,我很孝顺,婚姻稳定,是我结婚时作的诺言,我遵守诺言,父母教的。立场并不矛盾,只是喜欢身边多几位美女。”

    曾经有很多人都问过蔡澜,电影人、美食家、商人,你究竟是做什幺的?蔡澜说:“我只想做一个人,这并不容易。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,做人也不必要给别人脸色看……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。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幺职业,是老是少,我都尊重。”

    人生总是漂浮不定的,我们为什幺能够稳住呢?好像船上有一个锚,我们有最传统的信条:“孝顺父母、守时、对朋友好。”所以,蔡澜始终坚持答应朋友的事情一定做到,互相尊重,就能得到朋友的信赖。

蔡澜的潇洒背后并不是人们所看到的表面那样轻松,读书时为了能看懂外文电影,他上午读中文学校、下午读英文学校;他始终保持惊人的阅读量,“如果一个写作人不喜欢看书,他就没资格做写作人”。时至今日,他仍两袖清风,每天仍在为生活而努力:“我是很努力很努力做人,这样才有今时今日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8月12日  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